首页 >  热血都市

崔恕糜芜小说怎敌她媚色如刀大结局全文全集下载

崔恕糜芜 呜呜文学 2020-03-05 10:34:51
  • 怎敌她媚色如刀合集版在线阅读-怎敌她媚色如刀(崔恕糜芜)全部章节小说合集版免费阅读

    怎敌她媚色如刀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崔恕糜芜的小说之小说在线资源下载全集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怎敌她媚色如刀,主人翁是崔恕糜芜,《怎敌她媚色如刀》主要讲述了崔恕糜芜之间的恩怨情仇:江绍在旁边看着,满心疑惑。明明早已说好,他去寻回她,母亲便认在膝下,可母亲看到人时,为何态度如此古怪,为什么一直在追问她的娘亲?难道糜芜,真的与侯府有瓜葛?可那...

崔恕糜芜小说怎敌她媚色如刀全文免费阅读:

侯府正房中。
糜芜跟在江绍身后,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大太太顾梦初。
四十不到的年纪,端庄的鹅蛋脸,眼梢微翘的凤眼,原本是秀美中透着媚气的好相貌,可因为双眉间深刻的悬针纹和微微下垂的嘴角,平白添了许多愁苦怨恨。
“母亲,儿子把妹妹接回来了。”江绍移开一步,示意糜芜上前行礼。
“抬头让我看看!”顾梦初急急说道。
糜芜抬起头,目光相触的瞬间,顾梦初蹭地站起了身,厉声问道:“你几岁?”
糜芜不动声色地收回了目光,毫无疑问,顾梦初很讨厌她,可是,为什么?她们才第一次见面,她没什么可能得罪她。
难道是因为王嬷嬷?也不对,若是为了王嬷嬷,就不会一直盯着她的脸,也不会用这么诡异的口气追问她的年龄。
“快说,你几岁?”顾梦初有些等不及,厉声催促。
年龄到村里一打听就知道,瞒不住的。糜芜便照实答道:“刚满十六。”
“十六!”顾梦初跌回交椅中,咬牙切齿地说道,“很好,生日是哪天?”
糜芜便没有说实话:“三月十二。”
其实是三月初七。
顾梦初愣了一下,旁边侍立的王嬷嬷小声说道:“日子难保作假。”
顾梦初点点头,厉声又问道:“你娘叫什么名字?哪里人?长得什么模样?快说!”
莫非是娘亲与她有过节?糜芜斟酌着答道:“我娘过世的时候我只有三岁,只知道她闺名唤作丁香,其他的都不记得了。”
江绍在旁边看着,满心疑惑。明明早已说好,他去寻回她,母亲便认在膝下,可母亲看到人时,为何态度如此古怪,为什么一直在追问她的娘亲?
难道糜芜,真的与侯府有瓜葛?可那些梦里,却从来没有提过。
江绍试探着想要阻止:“母亲,妹妹她一路奔波……”
“你娘左手手腕上有没有一颗红痣?”顾梦初打断他,急急向糜芜问道。
的确是有。可糜芜只是摇着头说道:“我不记得了。”
“太太,”王嬷嬷提醒道,“派人问问糜老头就知道了。”
“好,你即刻打发人去问!”顾梦初道。
看来问题的确出在娘亲身上,糜芜轻声问道:“母亲,我娘在府里的时候……”
顾梦初立刻打断了她:“谁许你叫我母亲?这是什么规矩,什么牛鬼蛇神都敢跑到我跟前乱叫母亲了!”
糜芜低了头,再抬起时眼圈已经红了,软软地向着江绍叫了声:“哥哥……”
江绍一颗心蓦地抽紧了,虽然明知道她多半只是做戏,却还是躬身向顾梦初行礼,声音恳切:“母亲,儿子千辛万苦才找到妹妹,请母亲看在儿子面上,看在过世父亲的面上,认下妹妹吧!”
顾梦初看看他又看看糜芜,冷冷一笑:“是该留下她,毕竟我找她找了那么多年!”
江绍心中一松,忙扯了扯糜芜,低声道:“母亲认了你了,快些跪下给母亲叩头。”
糜芜还没来得及跪,顾梦初早已起身向屋里走去,冷冷说道:“以后给我安分些,打扮得妖妖调调的给谁看!”
糜芜原本已经弯下的腿顺势便站直了,笑着看向江绍:“哥哥,我住哪里呀?”
江绍明知道即便母亲不在,她也该老老实实行完这个跪拜礼的,可她眉眼弯弯地看着他,他便不舍得苛责,只低声说道:“就是倚香院吧。”
倚香院中。
糜芜坐在厅中,看向眼前一高一矮两个丫鬟。高的那个十七八岁的模样,头上戴着许多钗环,油光水滑一张脸,眼睛滴溜乱转,看上去又懒又奸;矮的那个十三四岁,缩手缩脚,怯得不敢看人,两只手揪了衣角,捏过来又捏过去,像是没处安放一般。
糜芜禁不住好笑起来,从哪里寻来的这两个?
王嬷嬷一张老脸绷得紧紧的,一指那个高的,道:“她叫锦衣。”
又一指那个矮的:“她叫拾翠。她两个是房里贴身用的丫头。”
再一指门外灰头土脸的四个小丫头:“这四个是院里伺候的。”
“想必都是嬷嬷精心给我挑选的,”糜芜笑着说道,“有劳了。”
镇上有钱的人家,屋里用的丫鬟也比这两个体面,想来王嬷嬷是把侯府上不得台面的丫鬟都塞到她这里了。
王嬷嬷冷冰冰地说道:“太太还让我传一句话给小姐:男女有别,以后休得有事没事去聒噪侯爷,否则家法伺候!”
糜芜点头道:“好,我记下了。”
王嬷嬷没料到她既不羞惭也没恼怒,只觉得重重一拳却打在了棉花上,说不出的难受。她看了眼锦衣,递了个眼色,这才板着脸离开。
“小姐,”锦衣立刻堆上了一脸假笑,“刚刚我帮着搬箱笼时扭了脚,侯府的规矩是受了伤就放假,要不我先下去歇着?”
糜芜没有说话,只闲闲地坐着,目光依次扫过眼前的几个人。
时间一点点过去,气氛渐渐诡异起来,锦衣没得回话不敢走,只是一双眼睛滴溜溜的,不停地偷看糜芜。
许久,糜芜才道:“侯府的规矩,头一回见主子应该如何?”
锦衣怔了一下,拾翠怯怯地抬头看糜芜,似乎想要开口,但被锦衣瞪了一眼,忙又低了头不敢吭声。
糜芜微微一笑:“既然你们都不知道,那么我替你们说吧,侯府的规矩,头一次见主子应该磕头请安。”
她们敢这样不安分,多半是仗着王嬷嬷撑腰,她要是放过了这一次,今后就寸步难行。来时的路上她已经向江绍问清了侯府的规矩,要想整治她们,易如反掌。
糜芜蓦地抬高了声音:“跪下!”
拾翠扑通一声跪下了,锦衣磨蹭着,到底也还是跪了,外面的四个见情形不对,忙也跪了,糜芜站起身来,笑着说道:“既然你们的记性都这么差,那么就跪在这里好好想想还有什么该守的规矩,等我回来时,再问你们吧。”
她起身向外走,锦衣有些急了,急急叫道:“你想让我们跪多长时间?”
糜芜停步回头,瞬间沉了脸:“谁给你的胆子,竟敢对着主子,你呀我呀的称呼?”
锦衣吓了一跳,吞吞吐吐地说道:“太着急,给忘了……”
“别人跪多久你不用管,锦衣,你跪足两个时辰才能起来。”糜芜看着她,神色冷淡。
屋里鸦雀无声,这一次,再没人敢质疑。
糜芜从前院开始,慢慢在倚香院各处走了一遍。
三进院落,带两个跨院,后面又有罩房,十分宽敞明亮。东边挨着侯府花园,西边临着外面的小街,院中有水井,还有两棵樱桃树,糜芜突然就明白江绍为什么安排她住这里了——他大概看出来她很喜欢吃樱桃吧。
说起来,江绍待她真不算坏,只是,他越是这样,她就越是觉得可疑——这并不像哥哥对妹妹的好,反而更像是男人对女人。
她并不介意利用江绍这点不能说的心思来哄他为自己撑腰,可是,这几天相处下来,多少也能看出江绍端方温良,不像能做出这种事的人,那么,到底为什么?
糜芜思忖着推开了通向花园的小门,侯府中处处透着蹊跷,她得尽快找到***。
两刻钟后,糜芜来到花园最东边的小湖边,一带假山挡住了去路,转到山背后,眼前出现了一处粉墙灰瓦的幽静院落。
糜芜快步上前,敲响了紧闭的门扉。
一个中年仆妇开了门,疑惑地看着她。
糜芜敛衽行礼,轻声说道:“麻烦你回禀一声,就说孙女糜芜,特来拜见老太太。”
中年妇人匆匆回去禀报,不多时一个苍老的声音在屋内响起:“进来。”
糜芜迈步向内走去,踏上矮矮的台阶,走进光线幽暗的内室,一个头发半白的老妇人坐在椅上,审视的目光上上下下打量着她:“谁让你来的?又是谁教你这么叫我?”
正房中。
顾梦初皱着眉头,低声训斥江绍:“不是说好了让那个乡下丫头住后罩房吗?你为什么擅自做主让她占了倚香院!”
江绍沉声道:“母亲,她如今是您的女儿,我的妹妹,侯府的小姐,请您给她留几分体面,不要再讥讽她的出身。”
顾梦初冷笑一声,道:“我便是不说,难道她就不是乡下丫头?算个什么东西,也配住好房子!”
“母亲,儿子不明白您为什么对她有这么大的敌意。”江绍看着她,目中满是疑惑,“当初不是说好了吗,江家的将来都在她身上,我们该当尽力与她维持关系,为何您一直咄咄逼人?”
顾梦初一脸不屑:“就凭她?妖妖调调,一看就不是正经人,侯府能指望她?”
“可你也亲眼见了,她与那人生得几乎一模一样。”江绍目光悠远,“母亲,您一直在追问她的娘亲,难道您认识她娘亲?难道,她真的与侯府有瓜葛?”
顾梦初还没答话,就听王嬷嬷在外头回禀道:“太太,侯爷,大小姐去找老姨奶奶了。”
“什么?”顾梦初顿时变了脸,“谁许她去的?简直无法无天!”
三省斋中。
随从低声说道:“主子,江侯带回来的那个糜芜,刚刚去后花园找刘姨娘了。”
崔恕手执卷册,一目十行地看过去,淡淡说道:“这种无关紧要的人,以后不需回禀。”

怎敌她媚色如刀在线资源阅读

后花园中。
糜芜跪在刘氏面前,神色恭顺:“老太太在上,请受孙女一拜。”
“老太太?”刘氏拧紧了眉,“你找错人了,这里没有什么老太太。”
“称呼只是虚名,您是老侯爷的生母,就凭这一点,您就是这府里最尊贵的人。”糜芜恭敬地说道。
刘氏,上上代忠靖侯的妾室,上代忠靖侯江嘉木的生母,顾梦初的庶婆婆和死对头。
江嘉木娶顾梦初时,嫡母已经过世,府中是刘氏当家,顾梦初身为嫡出长女,心高气傲,怎么都不肯对庶婆婆刘氏执媳礼,刘氏心里不忿,便想着法子折腾她,两人就此结下梁子。到后面江嘉木袭了爵位,本想上折子为刘氏请封诰命,顾梦初却求娘家出面,搅黄了此事,至此,两人成了不死不休的对头。
进京的路上江绍曾把府中的情形大致向糜芜说过,但这些内幕肯定不会说,不过周安年纪小,糜芜三套两套,连蒙带猜,到底将这些阴私之事问出了不少。
眼下顾梦初对她十分敌视,江绍碍着母命,不可能事事都替她出头,侯府里唯一能与顾梦初抗衡的,就只有刘氏。
刘氏看着她,冷冰冰地说道:“我不喜欢听这种没用的漂亮话。你叫糜芜是吧?进府还不到一个时辰就闹得鸡飞狗跳,还能寻到我这里来,我看,你也不是个安分的。”
“若是个安分的,只怕就要被太太和王嬷嬷踩到脚底下了。”糜芜的声音低下去,眼睛渐渐湿了,“孙女也不知道哪里犯了太太的忌讳,自打进门后就没给过我好脸色,还骂我是牛鬼蛇神……”
刘氏鼻子里哼了一声,道:“姓顾的一向眼睛长在天上,看谁都不如她,更何况你是乡下来的……”
她留意到她似乎要哭,便有些不耐烦:“我最不喜欢人动不动就掉眼泪,有什么好哭的,她骂你两句你能掉块肉不成?”
就见糜芜眨眨眼,那点还没来得及掉下的眼泪瞬间便缩了回去,立时又变成笑靥如花:“祖母教训的是,那么,我不哭了。”
刘氏怔了一下。回想起来,自己年轻那会儿跟后宅的女人争斗时,将将才有这样收放自如的演技,眼前的少女年纪不大,竟有如此造诣,又想起她三言两语就哄得江绍当众训斥了王嬷嬷,这样的人精到了府里,还不够顾梦初喝一壶的?
她心里想着,脸上的神色便缓和了些,轻哼一声道:“起来吧,跪我做什么,我又不是什么正经主子!”
糜芜站起身来,笑道:“孙女头回见祖母,怎么不该跪?”
“你不用跟我嬉皮笑脸地套近乎,”刘氏指了指脚边的小杌子,示意她坐下,“我也不是傻子,说吧,你跑来这里到底想做什么?”
糜芜侧身在小杌子上坐下,说道:“太太处处为难我,我想求祖母庇护。”
刘氏看她一眼,道:“你先说说看,你有什么值得我帮你的?”
“侯爷身份尊贵,却亲自去乡下接我回来,还有太太,一看见我就变颜变色。”糜芜抬眼看她,“虽然我并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但我想,我肯定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祖母,只要您肯庇护我,孙女就和您一道,把该属于您的东西要回来。”
“该属于我的?”刘氏瞥她一眼,“我都这把年纪了,折腾那些做什么!”
糜芜道:“还是得折腾的,最起码,要先从后花园搬出去。”
周安说过,刘氏是在江嘉木过世后才搬到后花园的,刚才进来时她留心看过,这里地势低湿,如果下雨肯定要淹水,刘氏上了年纪,绝不会主动搬到这种地方,多半是顾梦初弄的鬼。
刘氏冷哼一声,道:“你知道的还真不少,我就奇了怪了,你一个刚从乡下回来的毛丫头,怎么这样精明?”
糜芜嫣然一笑:“祖母,我生着这张脸,家里又那样贫苦,若是不精明些,只怕早就被人吃的连骨头都不剩了。”
虽然各怀心思,但一个美貌少女笑着说出这样的话,到底还是勾起了刘氏心底的一丝怜悯。刘氏叹口气,幽幽说道:“连我都被扔在这种地方,还能怎么庇护你?”
“眼下我只想向祖母问几件事,”糜芜道,“其他的,咱们以后慢慢再想法子。”
刘氏的神色渐渐严肃起来,道:“说吧,要问什么?”
糜芜仰起脸,问道,“我长得像谁?”
“宫里的惠妃娘娘,”刘氏毫不犹豫地说道,“上个月刚刚薨了。你长得跟她几乎一模一样,只有眼睛不太像。”
糜芜怔了一下。她想过各种可能,却从来没想到答案竟是这样。若是这样,那么接她来侯府,就更不会简单了。
她又问道:“太太认得惠妃娘娘吗?”
“岂止是认得,”刘氏冷笑一声,“惠妃是她表妹。要不是仗着惠妃的势,她怎么能在府里作威作福!”
不对,不是这样。顾梦初看见她这张脸时,分明是厌憎到极点的模样。
糜芜思忖着,又问道:“侯爷说我娘是当年被老侯爷收房的婢女,祖母可知道她吗?名字叫做丁香,太太应该也知道的,而且很可能,太太跟我娘有什么过节。”
“没听过,”刘氏道,“我儿房里的人我都记得,没有叫这个名字的。她长得什么模样?”
糜芜犹豫了一下。顾梦初一直在追问娘亲的相貌,可见这是很重要的一件事,要不要说实话?可若是不说的话,又问不出刘氏口中的实话。
糜芜看着刘氏,决定赌一把:“我娘皮肤很白,中等身材,大眼睛,高鼻梁,左手手腕上有一颗红痣,京城口音。”
娘亲去世的时候她年纪太小,其实并不记得太多,这些都是阿爹告诉她的,肯定不会有假。
刘氏皱眉细想了一会儿,还是摇头:“没有这么个人。”
糜芜一颗心沉了下去。刘氏没有理由骗她,那么江绍为什么说她是他妹妹?顾梦初又为什么知道娘亲手上的红痣?
“也许我娘不是丫头,而是府里其他人?”她不甘心地追问。
“可以了。”刘氏摆摆手,“头一回见面,你一口气问了这么多,我也都跟你说了,今天就到此为止,我乏了,你走吧。”
糜芜一阵失望,却还是站起身来,恭顺说道:“是,那孙女走了,祖母保重。”
出了院子,糜芜凭着记忆往回走,不多时眼前出现了一段从没见过的围墙,糜芜站住脚,无奈地笑了一下,看来她,走错路了。
来的时候遇见了打扫的婆子,给她指了路,原本想着记性好,应该能摸回去,没想到到底还是记差了。
她抬头看着日色,推测着西边的所在,试探着往那边走去,刚走出两步,身后一声轻响,回头看时,一个红衣少年正从墙头跃下,看见她时怔了一下,问道:“你是谁?”
糜芜也怔了一下,试探着问道:“崔公子?”
青天白日,虽然是***进来的,但对方衣饰华贵,见了她也不惊慌,显然不是贼人。侯府中年轻一辈的男子,除了江绍之外,就只有老侯爷江嘉木收留的故交之子,崔恕。
红衣少年笑起来,道:“不是。”
他上下打量着她,问道:“我从未在侯府见过你,你是谁?”
糜芜猜不到他的身份,又见他不肯表明,便也只是一笑,道:“那么,再会。”
她快步离开,红衣少年饶有兴趣地目送她消失在花木深处,这才转身向南,走到尽头处推开角门,大步走进三省斋中,叫着崔恕的表字说道:“明恕,我刚在花园里碰见一个美人,江家什么时候有这种人物了?”
崔恕坐在棋坪前,拈起一枚黑子,淡淡说道:“大约是江绍刚从乡下找回来的妹妹。”
“是吗?生得并不像他,倒是很有几分像薨了的惠妃。”红衣少年道。
崔恕手中的黑子便迟迟没有落下去。
糜芜一路向西,刚刚找到来时的路径,抬头就见王嬷嬷带着锦衣和几个婆子气势汹汹往这边来,老远就一指她说道:“太太有令,把她给我捆了!”
锦衣带着婆子便往前来,还没来得及开口,先听见糜芜问道:“锦衣,我罚你跪两个时辰,谁许你起来的?”
锦衣一脸得意,道:“王嬷嬷让我起来的,太太有令,让捆了你发落呢!”
“是么?”糜芜微微一笑,“谁传的令?”
“我!”王嬷嬷昂首挺胸走过来,“传太太命令,糜芜虐待下人,不服管教,立刻捆起来动家法!你们还不赶紧动手!”
婆子们得了命令,忙跟在她后面挽衣服撸袖子,一副强要拿人的架势。
树影背后,崔恕负手而立,神色平静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丝毫没有出头制止的意思。
“你不上我可就上了,”红衣少年跃跃欲试,“我最看不得美人受欺负。”
崔恕没有说话。
王嬷嬷走到近前,伸手向糜芜肩上抓来,只听啪一声脆响,糜芜重重一掌落在了她的脸上。

小说资源推荐

试灯无意思,踏雪没心情。友友们,本站为大家推荐的怎敌她媚色如刀崔恕糜芜小说资源全集资源免费全文阅读不错吧,记得关注哦!

点击免费阅读怎敌她媚色如刀全部章节!

崔恕糜芜小说仅代表怎敌她媚色如刀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呜呜文学小说阅读资讯网

声明 | 小说导读资讯网

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