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血都市

夏听雪江度小说被忠犬驯服完整版全集下载阅读

夏听雪江度 呜呜文学 2020-03-05 10:49:04
  • 被忠犬驯服合集版免费阅读-被忠犬驯服(夏听雪江度)全本小说完本版合集版阅读

    被忠犬驯服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夏听雪江度的小说之小说免费无删减全文大结局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被忠犬驯服,主人翁是夏听雪江度,《被忠犬驯服》主要讲述了夏听雪江度之间的恩怨情仇:上课铃打响。夏听雪打起精神,准备投入学习。班主任刚刚进来说,今天数学老师有事,不能来学校,所以这节课由代课老师来上。等看到代课老师是谁,原本一脸冷淡的夏听雪,差...

夏听雪江度小说被忠犬驯服全文免费阅读:

后面穷追不舍,两人一路狂奔。
正头疼该怎么脱困,一个奶萌的女声,忽然从角落发出一道有力的大吼:“老张包子铺开始营业啦!大家快来买啊!”
这声吆喝一出,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好多人,都往小巷里挤,成功阻挡了那几个男生的视线。
夏听雪和乔诚也混进人流往里走,很快就甩掉了那几个混子。
“哼,今天没带帮手,下次看老子不揍死他们!”乔诚松了口气,还不忘放个马后炮。
然后歪过头,盯着夏听雪看。
刚刚一直没注意,现在乔诚才看清,她长得确实很漂亮。
身材纤细匀称,皮肤白皙,五官秀丽,一双乌澄澄的大眼睛,看人时自带几分无辜感。
不知为什么,她身上没什么少女的青涩,一副冷冷淡淡的神态,反倒显出一种类似不食烟火的清纯感,不像是校园中的女学生能有的气质。
尤其她刚刚掏出尖嘴钳打那几个混子、拽着他逃跑的样子,可真是帅炸了!
真像他美丽善良、机智勇敢的姐姐!!
作为资深姐控,乔诚顿时心生感动。
连望向夏听雪的眼神,都充满了沉甸甸的弟爱。
“诶,我本来是想找个给我写检讨的。”他凑近夏听雪,一脸认真,“不过现在,我还真挺想找个女朋友的。夏同学,你有兴趣跟我回家见我姐么?她很快就回国了。”
别人是见爸妈,他是见姐姐。
“没有兴趣。”夏听雪内心淡然。
听多了江度直戳痛点的情话,她对这种以自我为中心的低段位示爱模式,已经完全免疫了。
她心急上学,一看表,“糟了,要迟到了!”
看样子,现在还离学校越来越远了。
这时候,一个圆脸波波头的可爱女生,边啃包子,边朝他们走来。
她笑眯眯对夏听雪说:“你们也是去一中上学吧?我知道一条捷径,跟我走吧。”
夏听雪立马认出了她的声音,惊喜道:“原来刚刚那个声音,是你啊。”
女生嘻嘻一笑,避重就轻:“老张家的包子,超级好吃的!就是位置不好,在巷子里面,有些人注意不到,我就帮忙喊一嗓子。”
说着,小姑娘还热情地给她递了个包子,“给你吃。”
“不用……”
“吃。”说着,女生直接把包子放到她嘴边。
嘴唇都碰到了,夏听雪也不好再推拒,拿着包子***咬了下。
小姑娘立马表明立场:“吃了我的包子,以后你就是我的好朋友了。”
夏听雪噎了下。
现在的中学生,一个两个都这么直接的么?
上来就要当她男朋友、当她好朋友?
小姑娘咧开嘴,爽朗一笑,“好朋友,我叫徐采采,以后请多多指教。”
夏听雪顿了好几秒,才道:“我叫……夏听雪。”
她不是很习惯,这么快就和人当朋友。
心想着,等进学校分别进了各自的班级,以后估计就遇不上了吧,先敷衍过去好了。
徐采采挽起夏听雪的胳膊,“我们一起走。”
乔诚争风吃醋:“我也要一起!”
徐采采一脸不乐意,鼓起腮帮子说:“夏夏是我的好朋友!”还特意强调了那个“我”字。
乔诚不服气:“切,她还是我女——”
夏听雪拿眼角瞥他,把书包里的尖嘴钳露给他看。
他立马就捂住了小破嘴。
不过,乔诚是个思想坚定的好少年。为了创造进一步接触的机会,他悄悄拉开了夏听雪的书包拉链,将笔记本放了***。
可他没注意到——一封女生送给他的情书,夹在笔记本当中,被他一并塞进了她书包里。
等三人到达学校门口时,早读课已经开始二十分钟了。
上学第一天,还是迟到了。
门卫大爷拦着他们不让进,非要他们登记名字和班级,才肯放人***。
夏听雪内心很自责,觉得特别对不起费心送她来上学的江度。
徐采采冲她飞了个胸有成竹的眼神:“别担心,看我的。”
夏听雪将信将疑。
“我给你一起填了哦。”徐采采问她:“夏夏,你几班的?”
“高三一班。不过我才刚转学进来,今天是第一天上学。”
徐采采笑得一脸莫测,“真巧,我也是高三一班。看来以后咱们还是同学呢。”
夏听雪还没消化这天大的巧合,后面跟着的乔诚,突然拍了下桌子,一惊一乍乐呵呵大喊:“哎呦我去,我也高三一班!夏同学,以后咱们就是相亲相爱的同班同学了!”
夏听雪无语。
还……还真是巧啊。
“不对啊,那你们两个怎么不认识?”她忽然发现了盲点。
乔诚满不在意,“因为昨天是我转学的第一天,逃课打架去了,还不认识班里的同学。”
徐采采摊手,“我是前天才转来的,也不清楚情况。”
呵。
真是太巧了。
前天、昨天、今天的三个转学生,转到了同一个班级,现在还一起迟到,一起在保安室被记名字。
夏听雪已经能想象班主任的脸色会有多好看了。
“好了。夏夏,我们走吧。”
徐采采填好名字和班级,拉着夏听雪往里走。
乔诚慢吞吞走过来,也拿起笔,准备填写。
他扫了眼单子上的名字:高三一班,王祖娴、林轻霞。
王祖贤?林青霞?
艹!
徐采采这丫头,机灵啊!
他脑瓜子一转,唰唰唰就写下:流川风。
为了掩人耳目,乔诚还学徐采采的思路,把枫改成了风。
然后就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跟着两个女生,大摇大摆往里走。
可没走两步,他就被严肃的保安室大爷叫住了:“女生回去,男生不准走。”
“凭什么就不让我走?”乔诚不服。
大爷眨着火眼金睛,一脸高深莫测的表情,过来就扯住他的衣领子。
“哼,老头子我抓过这么多学生,见过姓王的、姓林的,还没见过姓流的!你小子,过来给你班主任打电话!”
……
除了早上那一阵鸡飞狗跳,这一天过得还算平静。
晚上回到家,夏听雪准备再复习一遍白天的知识。
将书拿出来时,她这才发现乔诚的笔记本。
见鬼!
夏听雪烦躁地翻了下,不小心碰到了水杯,水倒了一桌子。
而此时,一个粉色的信封,也顺势掉出来。
恰好掉在水渍中,一大半被水濡湿。
夏听雪赶紧把信封擦干,可里面的信纸还是湿了一部分。
她皱起眉。
虽然没打算给乔诚写检讨,但这毕竟是人家的东西,她弄湿了总归不好。
而且这明显就是一份情书,封面写着“to乔哥”,应该是暗恋乔诚的女孩子写的。
青春期小女生的心意,就这样被浪费,何其无辜。
夏听雪记得自己有同款信纸,思忖两秒,她决定将情书一字不落重抄一份。
仔细看了情书的内容,她不由得拧眉。
不知为何,总觉得字迹有些熟悉。
算了,赶紧抄完吧。
等抄完情书内容,夏听雪长长吐出一口气。
但这么粉嫩、这么少女的信封,真是为难到她了。
送佛送到西。
她穿好衣服,趁现在还不算太晚,赶紧去各个文具店和超市转转。
夏听雪走后没多久,江度就回来了。
他在公司处理了些紧急文件,回家比平时晚。
换了鞋,他第一件事,就是上楼去找夏听雪。
敲了门却没人应,江度紧张起来,直接开门***。
看到的,就是那份她手抄的情书。
他将情书完全集整看了三遍,每个字都刻入脑中。
越看,越是心痒难耐。
这封情书逻辑很直白,用词也很简单,乍一看,不像是夏听雪会写出来的风格。
虽然还没有署名,但她的字迹他认识,这一定是她本人手写。
更有力的证据是,这其中的字字句句,说的都是他们之间的事!
“上次你救了我,之后又继续保护我,不让那些坏人***扰我,我都没和你说一声谢谢。”
“我不是喜欢把感谢挂在嘴边的人,所以我想用更切实际的方式,向你表达我的感激之情。”
“我知道像你这样优秀的男生,一定会有很多女孩子暗恋你。但我不在乎,我只是单纯地想告诉你,我也想和你更靠近一点。”
“我喜欢你,希望你能答应和我交往。”
不知过了多久,江度突然吃吃笑起来。
多年夙愿,得偿所愿。
他一闭眼,脑海中就会自动浮现,这薄薄信纸上的每一个小字。
不知不觉间,他竟将情书内容背了下来,反复在脑中回味。
手机一震,夏听雪突然给他打来电话。

被忠犬驯服全文阅读

“那个……能请你帮个忙吗?”夏听雪有点难为情,找信封这种小事,居然还要麻烦他。
“尽管说。”江度挺直背脊,严阵以待。
十分钟后,夏听雪的微信收到了一百多张图片,提示音响个不停。
她赶紧电话打给江度:“够了够了,我先看看有没有我需要的那一款。”
他口吻严肃:“你慢慢看,我已经叫灵书去搜资料了。还有三百多张图片,现在正在排队发送中。”
“……好、好。”
还算走运,夏听雪很快就找到了同款的粉色信封,赶紧叫停江度。
江度刻不容缓,叫徐灵书将信封送到潼水湾来。
徐灵书是他的司机,同时也是他的助理。
潼水湾。
夏听雪按了密码开门,刚进屋,就是一阵天旋地转。
下一秒,她被站在门边守株待兔的江度,一把压在了门板上。
他莫名情绪亢奋。
膝盖抵着她的腿,他单手将她两个手腕钳住,锁在身后。
另一只手则掀高她的下巴,指腹在她的下颌骨处揉了揉,固定住。
似乎是将她摆了个最容易自己得逞的***。
紧跟着,他盯着夏听雪鲜润饱满的唇,痴迷笑笑,低头压过来。
“你干嘛!”夏听雪用尽全力踩他一脚。
但她低估了江度的忍耐力。
这家伙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只是低头看了眼,然后把脚收回去,换了个***。
他更***地锁紧她的手腕,掰着她的下巴,低头,又凑近她。
夏听雪死死瞪着他,“你要是敢亲,以后就别想我理你!”
这句话成功唬住了江度。
他愣住动作,眼睛睁得大大的,睫毛根根分明,一瞬不瞬盯着她,下眼睑连着眼尾,一圈都染成隐忍的艳红色,看起来克制又委屈。
夏听雪没想到他会这么听话。
她大着胆子,沉嗓扬调“嗯”了声,命令道:“快松开我!”
江度顾忌她的话,但又不甘心放弃这种好机会,不肯动,只好就那么干楞楞地盯着她。
良久,他才抿抿唇,小声控诉她的专.制.独.裁:“你别这样欺负我……”
夏听雪:???
现在到底是谁压着谁?
江度看她说不出话来,又不怕死地凑过来。
他眼神火热地盯着夏听雪,一瞬不移,求怜爱的意思毫不遮掩。
小狗一般,试探性地在她嘴角舌黍了下。
奇特的触感,让夏听雪浑身一颤。
她难耐地闭了闭眼。
“不……不准!”她咬牙警告他。
江度不敢再冒进,颇显沮丧地拉远了两人间的距离。
他孩子气地瞪着她,声音哑得更厉害了:“为什么不准?”
说着,他硬是将夏听雪的脸拧过来,正视自己,羞涩中还带点小炫耀,说:“我全都知道了……”
夏听雪被他弄得一头懵。
知道什么了?
可还不等她问出口,门铃突然响起。
是徐灵书送信封来了。
终于得救了。
夏听雪接过徐灵书风尘仆仆送来的信封时,江度就站在一旁,全程都在用怪异又迷恋的眼神,盯着她。
还有外人在,她实在不自在,低着头赶紧躲上楼。
徐灵书觉得,老板今晚有点发……***。
但他又不好意思直说,只能拐弯抹角道:“老板,夏小姐今天似乎格外漂亮。”
要不然他老盯着人女孩子看干嘛?
江度头都不抬,“扣奖金。”
“刚刚是属下失言,夏小姐每天都很漂亮。”徐灵书很上道。
往常他这么说,每次都能加奖金。
但今天老板态度大变,“还是要扣。”
徐灵书:很委屈但不哭。
江度终于转头看了他一眼,眼神无奈地摇摇头。
“像你这种只有妹妹、没有女人的单身狗,肯定无法理解一个成熟男人肩上,会有多重的担子。”
徐灵书:被讽刺了但不能哭。
江度故作惋惜地叹了口气,笑意却怎么也压不住,一脸荡漾。
“灵书,我快结婚了。”
“?”
“扣掉的奖金,算是你给我老婆的礼金。”
“!”
徐灵书:忍不住了,原地爆哭!
黑心狗老板年纪比他小、身材比他好,有钱有颜有权,前有未婚妻乔语,后还有小***夏听雪,如此人生赢家居然还要压榨他的血汗钱?
羡慕嫉妒恨的徐灵书,最后还是好心提醒他:“老板,我冒昧提一句,乔小姐的事,您实在没必要瞒着夏小姐。夏小姐通情达理,一定能理解您的。”
江度笑容僵住。
瞳孔像两片曝光过度的胶圈,空洞惨白。
他不愿意冒这个险。
曾与乔语有过仅仅只是合约性质的婚约。
这对他奉为唯一至宝的忠诚而言,永远是一个无法抹煞的污点。
他拒绝了徐灵书的好意,转口问起徐采采的事来:“叫你妹妹记住,每天都要跟我汇报情况。”
“是。”
徐采采是徐灵书的妹妹,天性开朗、活泼外向,机灵又懂分寸。
因为担心夏听雪不能适应校园生活,江度特意替徐采采转了学,让她接近夏听雪,和她做朋友。
引导她、带领她,学会怎样和新同学相处。
……
第二天。
夏听雪告诫自己,今天上学绝对不能迟到。
她定了闹钟,早早就起床了,但没想到江度比她更早,甚至还为她准备了简单的早餐。
“今天公司有什么事?你比平时早起了半小时。”夏听雪漫不经心道。
“没事。”江度垂下头,掩掉此刻雀跃的情绪。
他只是……激动得一夜没睡而已。
熬通宵设计了几个婚礼的方案,挑了几个适合办婚礼的地方,连婚纱的款式都做好了笔记。
接下来,就该求婚了!!!
夏听雪没多在意,准备早点出发去学校。
嘴里咬着块面包,她走到玄关处,弯腰换鞋、绑鞋带。
书包却顺着弯腰的***,整个挂下来,砸在她后脑上,挡住了她大半视线。
夏听雪懒洋洋地抖了抖背,想把书包挪开点,可书包就是纹丝不动。
她没办法,叹了口气,准备起身先把书包摘下来。
江度走过来,低眉敛眼说:“听听,我来给你系。”
紧跟着,夏听雪就看到,他整个人在自己面前跪下去,单个膝盖抵着地板。
还将她撑在玄关上的一只手,拉过来,自然而然地搭在自己肩头,让她扶着自己站好。
他自己则矮着身,垂头,乖顺地蹲在她脚尖前。
明明是绑鞋带这样的小事,却被他做出了签了大合同般的仪式感。
慢悠悠替她系好鞋带后,江度还体贴地替她理了理裤脚,嘴角露出满足的笑。
那心满意足的表情,就像糟老头子刚打理好心爱的收藏品,恨不得逐个儿把宝贝亲一口。
夏听雪心一抖,不动声色地把脚收回来。
真怕这家伙突然亲下去!
夏听雪很快就走了。
江度隔了会儿,后脚也跟着出门,心情愉悦。
目的地——一中。
……
夏听雪到校后,趁着班里还没什么人,她第一时间就将笔记本塞回乔诚的桌洞。
那封情书也原封不动地夹在里面,她只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不过,乔诚今天并没有来学校。
估计是又逃课了。
上课铃打响。
夏听雪打起精神,准备投入学习。
班主任刚刚进来说,今天数学老师有事,不能来学校,所以这节课由代课老师来上。
等看到代课老师是谁,原本一脸冷淡的夏听雪,差点从座位上跳起来。
居然是江度?
放着那么大的公司不管,他来学校发什么光、散什么热!
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江度朝她悠悠看来。
夏听雪忙不迭把脑袋埋下去,抓起笔来装模作样写写抄抄,恨不得整张脸都贴到练习册上。
很快,“江老师”开始讲题。
为了压住眼底的锐气,他今天特意戴了金丝边的平光镜,窄细的金色镜腿,顺着耳沿探入松软的发梢。看起来有种莫名的神秘感。
他五官出挑,精致到几乎丧失攻击性,可肩背舒展地站在讲台上时,整个人却格外透出股淡淡的书卷气,温润端方。
与平日或清贵、或执戾、或童真气的他,都截然不同。
夏听雪盯着专注讲题的江度,思绪有片刻的崩裂。
手里的笔,长时间停留在纸页上。
“好了,同学们在草稿纸上做题吧。限时五分钟,只需写明思路。”说着,江度走下讲台,看样子是打算在教室里转一圈。
没两步就绕到了她的座位前,似笑非笑地垂眸看她。
夏听雪眼瞳一颤,耳尖骤然泛红。
她低下头去,慌慌张张打开书本,开始奋笔疾书。
但由于刚才的走神,她完全不知道该做哪道题,只好装腔作势把书页翻得哗哗响。
江度突然抬手,指腹压住她的课本。
他刻意冷下声调:“同学,我来给你指。”
夏听雪脑海中“嗡”地炸响,嘴唇微微张开,心跳也加速几分。
早上出门前,他说的是——听听,我来给你系。
啧。
清清白白的师生关系,怎么突然间就……暧.昧起来了?
夏听雪做了两个深呼吸,强迫自己冷静!
她张张嘴,正想说谢谢老师,下一秒就见江度像是背下了书页,动作熟练地分别翻开四页,精准地找到他布置的“题目”,一一给她指出来。
“第一题。”是一个我字。
“第二。”是一个很字。
“这是第三个。”是一个想字。
“还有这一题。”是一个你字。
连起来——我很想你。
她第一天上学时,他就信誓旦旦保证:我也会很想你的。
“同学,”江度说话的嗓音,寡淡清冽,“你听清楚了么?”
夏听雪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连连点头,根本不敢看他。
只低头在草稿纸上胡乱列公式,脸色血红。
居然在课堂上做这种事!
下.流!
从昨晚到今天,他到底在发什么***?

本站点评

被忠犬驯服 全本资源完整版免费阅读为您分享,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内容细致、丰富、饱满,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作品,非常值得一看。

点击免费阅读被忠犬驯服全部章节!

夏听雪江度小说仅代表被忠犬驯服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呜呜文学小说阅读资讯网

声明 | 小说导读资讯网

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美文